第四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以神术汇聚的阳光从穹顶处的水晶中洒下,将那高达二十八米的黄铜雕塑照耀得金光闪闪,满目生辉,太阳神那威严而慈祥的面目在金光闪烁中更是显得伟岸,而那眉目间也雕琢得栩栩如生,纤毫毕现,一丝一毫的须发都是清晰可见。
风吟秋仰头观看着这巍峨巨像,他已经看了好一阵子了,却还是没看得够。在他的眼中,这尊神像自然不是单纯的金属雕塑而已,他能够感觉到,一股随着日光从天而降的煌煌大日般的神性也在其中奔腾流畅。在他旁边不远处,一群信徒正在对着神性膜拜,高声吟唱赞美诗,虔诚的神念隐隐与雕像中的神性相呼应。其中有少许足够虔诚,对太阳领域有足够感悟的人,甚至将会引导神性与自身相连,获得一些低阶的神术。
这里是太阳神殿的主殿,一间方圆足有一百一十米,高四十八米的巨大半圆形建筑。地面全部是光滑的大理石,各色大小的石板在地面上拼凑出一幅看似简单却恢弘大气的图画,周围墙壁上连绵不绝的浮雕和壁画,铭刻其上各式各样的赞美诗也都是历年累积的精美艺术,有的描述的是欧罗民间传说中的太阳神的各种神迹,有的描述的是日光神殿的历史。
“奥斯星城早在托蒂亚王国时期就已经建立了的,是大陆西侧最重要的港口之一,而我们日光教会也几乎是在同时就建立了这里的太阳神殿,将阿曼塔的荣光散布于此。这一间日光神殿可以说是西海岸最古老,也是最辉煌的一座。您看那边最下方的壁画,那就是讲述当年建筑这一座神殿时的景象……”
旁边的日光牧师介绍着,措辞文雅,语调抑扬顿挫,带着赞美诗般的节奏感,听起来十分悦耳。不过风吟秋猜得到这也并不是特意为自己安排的,这太阳神殿既然要弘扬教义,又将这神殿修得如此巍峨堂皇,肯定是需要常常对外人宣讲介绍的。这位牧师显然是经常在人前宣讲才练出的这一份好口才。
不过这样一边参观这和神州大陆迥然不同的异域文化风物,一边听人这样细心讲解,确实是从未有过的感受,眼中所见耳中所闻都是新鲜有趣还颇有意义的事物,风吟秋又感觉到了那种不知道有多久未曾感受过的有趣且惬意的轻松心情。
到底有多久了?他有些微微愣神,连这个也记不得了,只知道在一个人孤身四处游荡的时候,好像一直都是这样的吧。
我过来了,原来不过是回到以前那样罢了。他不自禁地自己笑了笑。
“风先生,你原来在此,可让得贫道好找!”
刘玄应的声音有些急躁的声音传来,风吟秋转头看去,正看见这位真武宗的长老略略有些气急地站在门口。这场面如果能让其他神州大陆上江湖中人看了必定会觉得稀罕,能让这位已成道门内丹,养气功夫登峰造极的高人露出急迫之态的事情也不知是什么样的。道门养气静心之法,到了高深处那是连生死都可看得如儿戏一般。
不过看看刘玄应后面跟着那个满头大汗的姓洪的通译,风吟秋也就明白了,不由得一笑。
“风先生,大家到底是同舟共济了足足两月,也算是患难之交了吧。你却倒好,将我们整船人都丢在那里不管,自顾自地来这里观摩起夷人神殿来了。”既然找到了人,刘玄应略有些焦急的神情也为之一松,然后也注意到了大殿正中那巍峨而光芒四散的神像,顿时也忍不住注目其上。一路走来,环顾四周,大殿的宽阔雄伟和华美修饰也令他面露惊叹之色。
“这一路行来,其他地方也就罢了,这夷教神殿却是当真巍峨雄奇,气概不凡。我神州之上怕是找不到如此恢弘堂皇的建筑,就算是净土禅院,还有龙虎山上的天师大殿怕是也大为不如。”
风吟秋笑了笑:“那是,再如何修,岂能大过金銮殿去?而金銮殿再怎么大也是人住的地方,又怎能和神灵居所相比?”
“儒教大行之时,天子也就是寻常百姓心中的神灵…”刘玄应苦笑了一下,随之他的视线也落在那太阳神的神像之上,注视片刻之后神色越发感慨。“原来这就是真正的神祗气息么?果然不凡,果然不凡,贫道还从未见过。西狄狼神陨落,五行先天灵物不见于世之后,怕是神州大地再也难见这般直现于世的天地真灵了。”
“不知刘道长有所察觉没有,自从越过那条元磁风暴带之后,这边的天地法则似乎和神州的不尽相同…可说是条理更为分明了些,也许这便是这边真神更易显化之故…”风吟秋摸摸下巴,眯着眼睛回忆。“…我记得教授我欧罗语的那位欧罗老丈曾说过,我神州大地的天地法则更偏向于混沌之属,因此真神不显…”
“不然,不然,此混沌一词用得不妥。依贫道所见,那位欧罗老者是习惯了拜祭欧罗大陆上显化而出的神灵,却疏忽了对大道本源的感悟,才有此言……不过这方天地确实与我神州颇为不同,贫道吐纳之间早就有所察觉……”
旁边的洪译官猛然大力地咳嗽了两声,刘玄应才不好意思地笑笑:“一时兴起,却是将正事给忘记了。”他顿了顿后摇头苦笑道:“风先生你将我们整船人丢下,自己跑了,可是有些不厚道了,你可知现在整船人都乱作一团,不知该如何是好么?”
风吟秋笑笑:“但我只是靠着走后门才混进来的江湖散人一个,李大人早就看我不顺眼,如今我自己走了那不是正好么?”
“但整船就你一个会欧罗语…咳,就你一人欧罗语最为顺畅,你走了之后,我们连和人沟通也不能。虽然那些夷人已经不再来骚扰,但也只是不搭不理,李大人见无人迎接,气得卧床不起,只说夷人不以礼迎接他便死在船上也不能脚踏这欧罗土地,还下令所有人也不得下船。这如何能够?风先生你也知船上淡水食物几乎已经没了,而其他人就算偷偷下船,完全言语不通,想要寻找吃食补给也是没法啊。如今船上已是人心浮动,几位大人争吵不休,下面的水手也尽数鼓噪起来,贫道好不容将他们安抚下来,和陈将军商议之后才悄悄来找你…”
看着刘玄应一脸的苦相,风吟秋也是觉得好笑。堂堂真武宗长老,道门金丹高人,江湖上无人不敬,庙堂之上一品大员也要礼遇有加,现在却如妇人一般来诉苦。不过这也确实是没办法,这些事情任他功夫再高也不好使,难怪他会也会露出一副急躁模样。
不过这事对风吟秋来说却是没怎么放在心上,他本来也就只是搭个船来而已,已经到了这欧罗大陆,对他来说就是达到了目的了。那所谓外聘通译的身份不过是糊弄人的,替他们解释清楚了之前的误会,让港务总督和神殿的人不再去找他们的麻烦,风吟秋就觉得尽到了责任,也就拍拍手丢下他们跟着太阳神殿的人走了。倒没怎么多想他们接下来会如何,在他看来这一整船人,连那艰险万分的两月多海路都挺过来了,这到了陆地还没办法么。偏偏还真搞得这样鸡飞狗跳。刘玄应要靠着洪通译那连半壶水都算不上的翻译找来这个地方,也真难为他了。

刘玄应身后的洪通译也站了出来,满脸尴尬地先行了一礼,吞吞吐吐地说:“这位风先生,下官…厄,不是…这个本官,哎,不是不是…是在下之前言语上曾多有得罪,还请风先生莫要放在心上。还请风先生大人不记小人过,回来替大乾使节尽力。嗯…这个….有空还请多多指教在下一些欧罗夷语…”
之前这位洪通译自持礼部正统的位置,对风吟秋这外聘而来的通译很是看不起,还颇有几分提放敌意,在船上的时候偶遇几次还出言嘲讽。大约是觉得不过是对付帮海外蛮夷,自家所会的就算不多,随便指手画脚地呵斥一番也够了,这编外的外聘之人纯粹就是多余碍眼,哪知来了之后才发现完全不是那么回事。而连刘玄应也对这外聘之人礼遇有加,这才勉强放下脸面来道歉求教。
风吟秋却是一点都不放在心上的,不管是这洪通译还是那李大人,在他眼中分量还不如那几个熟识了的水手,整个大乾使节团能让他真正看在眼中也就只有刘玄应一人而已。至于回到使节团那什么的更是不可能的事,就算刘玄应开口请求,他也实在没那份心思。
好在这问题其实并不难解决,风吟秋一笑:“其实只是通译之事的话,那是简单之极的。不瞒两位,这欧罗神术中有类似灌顶之法,只要法术一起便可学会欧罗话语。我这欧罗语也是如此得来的。洪通译若是想要,我帮你问问这太阳神殿中的祭司。他们应该有人会用才是。”
“当真?”洪通译一听之下,惊喜交加之下差点就要涕泪纵横了。“多谢风先生指点,有劳风先生,有劳风先生了!”
“就如此容易?”刘玄应听了也是一呆,让整个使节团鸡飞狗跳,连他这个修道有成的道门高人都颇为焦头烂额的,原来不过是一两个法术神通就能解决的问题。
“这欧罗法术颇有独到精妙之处,刘道长莫要小觑了。”风吟秋淡淡一笑。“这欧罗大陆地域复杂,异族众多,异族沟通之时极多,自然也就产生出这类法术来。我神州大地人族一统天下,前朝又以儒教治国,不止车同轨书同文,连话语也要一统,自然没人朝这方面去想了。如何,刘道长可也要请欧罗牧师来施法学习欧罗话?”
刘玄应想了想,摇头苦笑:“灌顶之法神识交融,是要放开自身识海灵台吧。贫道暂且还是不用了。”
修道之人敞开识海受人灌顶,比学武之人放开身体容人拿捏筋骨,运气探知筋脉还要敏感忌讳,若是德高望重修为比自家精深的前辈高人也就罢了,这施法的却是不知深浅的异族蛮夷,就算知道对方没恶意,心中也肯定是不愿的。刘玄应这反应也在风吟秋的意料之中,他也不勉强,就开口问不远处那替他讲解介绍这神殿的牧师,请他给洪通译施法。
“如果这位西方人先生也是我主阿曼塔的虔诚信徒,那么我现在就可以祈求阿曼塔沟通我们的意识。但他并不是,我也没办法了。可以对所有智慧生物施展的异族永久性通晓语言是五阶神术,几位高阶祭司都因为邪教徒骚乱的关系暂时不在,日光神殿中现在只有驻守的大祭司阁下能施展。不过既然是您开口要求,大祭司阁下也必定不会拒绝的。不过他现在正在会议厅中和守护之手的诸位大人商议要事,要不然您在这里稍等一下,我去看看。”
看着牧师彬彬有礼的回答离开,得到了肯定的答复,纵然没有立刻便如愿以偿学会欧罗语,洪通译也是激动得满脸通红,如果不是在礼部中浸淫多年,朝廷体面君子礼仪已经成为本能,几乎就要抓耳挠腮手舞足蹈。稍微冷静一下,又想起一事来,对刘玄应和风吟秋分别施礼说:“风先生,刘道长,在下有一事相求…能不能请两位对这施法授语之事替在下保密?”
风吟秋笑笑不说话,刘玄应则淡淡道:“那自然不能。使节团原本就必须有至少一正二副三位通译,只是和欧罗大陆断了多年往来,人才难觅,才只得你和风先生两位。风先生若不归去,只依仗洪通译你一人,这如何能够?”
“这…是,是…刘道长教训得是,刘道长教训得是…”洪通译面有惭色低下头去,又抬起头来惊问。“风先生不回去了?风先生如何能不回去?”
刘玄应看向风吟秋,淡淡苦笑:“虽然见到风先生之后,贫道心中有所猜测,但还是要为其他人尽力问一句:风先生,能否看在这两月同舟共济的情谊上重回使节团?这欧罗大陆局势莫测,此行前途难料,波折困境必定不少,若有风先生在,一切艰难自可迎刃而解。贫道还请风先生回来。”
一旁的洪通译听得差点连眼睛都鼓出来了。在他看来风吟秋只不过是不知道使了什么法子混进使节团来混饭吃的江湖人,刘玄应就算在使节团中挂名的身份不高,但实际上地位超然,如果放在朝廷中,就算礼部尚书侍郎也要以礼相待,之前的言语客气还可以说是君子风度礼贤下士,现在说出来的话却近乎于恳求。
风吟秋却笑笑:“刘道长太抬举在下了。不过几手江湖把式,哪里入得了真武宗高人之眼?使节团能者无数,高手如云,也不缺我一个了。”
刘玄应不回答也不说话,就只是静静地看着他。
顿了顿,风吟秋面色一整,叹了口气重新说道:“好吧,既然是刘道长开口,我也不说废话了。我原本就是顺便搭个船来这欧罗大陆的,朝廷使节要如何我是一点也不想操心。那几位大人的咸酸规矩太多,就算管不了我,终究是难听聒噪。我自有我的去处。”
“你…你怎能…”洪通译瞠目结舌,在他的认知中很难想象会有人如此不尊朝廷不守规矩,就像很难想象这人居然能不吃不喝不睡不呼吸一样。“风先生你难道不是大乾子民?既背着通译名分,难道不该为朝廷,为同胞略尽些绵薄之力?”
“我就是我,也不是什么其他的。该操心的,我在神州之时早就操得够了。”风吟秋淡淡说道。“不过大家终究同舟共济了两月之久,能帮的我自然会顺手为之。我下来就去向这太阳神殿的牧师问清楚该如何去因克雷,还有这欧罗大陆上的局势详情,沿途该注意些什么,这样你们上路也心中有数。有刘道长在,有陈将军在,还有沐仙子,纵是有些什么波折变故也应该应付得了才是。”
“如此…也是只能多谢风先生了。”刘玄应一声叹息,还是对风吟秋一拱手。
“倒是辛苦刘道长了。”风吟秋也对着刘玄应拱手为礼,一笑。可以预见接下来的时日,让这位真武宗长老烦心头痛的事情还有不少,也真难为他这样一个道门高人,来替那一大队人当爹作娘。
洪通译翻着白眼,欲言又止。这人难道不知道使节团乃是以李大人为首的么?
“贫道也只有回去和陈将军沐道友多多合计一下了。”刘玄应脸上的苦笑越来越苦。
书书网手机版 m.shushu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