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九章 狂暴裁决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content>
如果说,把费锐·洛奇换成本书的主角,或许这本书的名字就应该从《异界之英雄联盟商场》改为《异界之落难王子复仇记》了,不得不说,这个名字简直恶俗狗血到了一个极致,但是事实,就是这么发生了。
一个原本实力根本排不上号的跋扈王子,在家逢突变之后,愤而崛起,从一个小法师直接转职成一个超神暴怒狂战士,不仅能顶着三座超阶法师塔的轰炸在战场上乱杀,甚至还能抓住一个超阶法师的食物,在其和另外两座法师塔脱离阵型之后,直接打破法师塔的防御,冲塔强杀了那位超阶法师,要不是拉尔夫法师拼死击退他的话,只怕被费锐·洛奇冲塔强杀的,就不止那么一个了。
这已经不算是一个奇幻故事了,简直更像是一个神话故事啊!
“这么短的时间里,一个人真的能够发生这么大的变化吗?”
目瞪口呆的菲林忍不住开口问道,哪怕是有系统在身的菲林,实力提升恐怕也没有费锐·洛奇这么恐怖的,可是要说他以前是隐藏实力,那也没可能那么傻,都家破人亡了还不愿意暴露自己?
再者说了,如果费锐·洛奇之前就有这样的实力的话,就算想要隐藏只怕也隐藏不住,宫廷法师那群人如果没有能够检测实力的办法的话,怎么保证王宫里的安全?每一个王室子弟的实力,都被他们摸得一清二楚,不可能出现这么大的疏漏。
“我们心底也有点猜测。”
拉尔夫法师和贝基法师对视一眼,点点头说道,“我们怀疑,他已经不是之前的费锐·洛奇了。”
“现在的费锐·洛奇,是彻彻底底的光元素亲和体质,他的斗气和战技,也都是光明属性的,和以前的费锐·洛奇完全不同。”
“我们猜测,他可能是被光明教廷换了灵魂!”
“什么?!”
菲林一惊,这个世界上还有这种操作的吗?菲林本来以为自己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灵魂占据**的人,现在看来,这个世界竟然也有“夺舍重生”这种秘法的吗?
“光明教廷...也有操纵灵魂的这种法术吗?”
“自古以来,光明教廷和黑暗圣堂就是大路上最会玩弄灵魂的两个势力。”
拉尔夫法师凝重地点点头,说出这个堪称辛秘的事情,“最开始光明教廷在传教的时候,就是用的那种玩弄灵魂的手段,甚至说,他们比黑暗圣堂那些人还要先学会灵魂类的秘法,只不过现在很少有人知道罢了,而且光明教廷现在也把灵魂法术定为邪术,严加监管,除了黑暗法师和光明教廷,基本上也没有其他人会使用灵魂法术了。”
“至于现在的这个费锐·洛奇......他让我们想起了一个人的名字,一位曾经的大骑士长。”
“圣徒,狂暴裁决者,杰瑞卡。”
——————————————————————————————————————————————————————
“笃笃笃!”
“杰瑞卡大人!”
房门倏地从里面被打开,灯光照在开门这人的脸上,正是费锐·洛奇的模样,只不过现在的他,脸上多了一些狰狞。
“叫我现在的名字,费锐·洛奇,这种错误,如果你再犯的话,自己回裁决所里领罚吧!”
“呃,是,是!费锐殿下!”
叫门的这人却是一身的牧师打扮,手里端着的盘子上放着一碗鲜红似血的药剂,心底忍不住腹诽,自己真是迷了心智了,在圣山上享福多不好,为了一点功绩,来服侍这么一个喜怒不定的主,真是倒霉!

再怎么说,自己在圣山上也算得上是一个中层,但是和眼前这人比一比,自己简直就是喽啰中的喽啰了。
杰瑞卡·奥美因,七百二十八年前,隶属于圣山裁决所的一位审判者,天赋绝伦,用了不到八十年的时间就修成了一位十一阶的骑士长,然后作为一名审判者,满大陆地去追杀黑暗圣堂的老鼠,愣是用无数人的鲜血,铸就了他十二阶大骑士长的传奇实力,被人冠以称号——狂暴裁决者,和其他一向自诩神爱世人的牧师们完全不同的是,他的威名完全都是杀出来的,而且手段极其残暴,哪怕是黑暗圣堂的人也为之惊惧。
可以说,在七百年前,黑暗圣堂的实力蛰伏起来的功劳,起码有一半要归功于这个狂暴裁决者,可谓是凶名赫赫。
可惜的是,伴随着这种威名而来的,还有难以压制的伤势。
想要得到多少,就必须付出多少,有得必有舍,这是放在哪个世界都不会改变的真理,杰瑞卡·奥美因用百年的时间成就传奇,威震大陆,付出的代价就是对身体和寿命的透支。
原本一个正常的传奇强者,无论是战职者还是法师,靠着体内能量的支撑,哪怕是短生种的人类也能轻轻松松活个三四百年,善于养生的,五百年也不是什么没有出现过。
但是杰瑞卡,他的寿命仅仅延续了一百三十年,在他一百一十岁以后,就卸去了当时裁决所首席的职务,隐遁进圣山之中再无消息传出,一直到三百年后,光明教廷才传出了他已经陨落了一百多年的消息。
不过,传闻中杰瑞卡的天赋和名号,已经传到了光明主神的耳中,哪怕是尊贵如主神也不忍看着自己这样一位惊才艳艳又实力强大的信徒消逝,于是派下坐下的一位大天使,接引杰瑞卡的灵魂进入了光明神界,成为了光明神界里的一位圣灵。
至于这位原应永远生活在光明神国里的圣灵杰瑞卡,为什么会重新出现在艾泽斯大陆上,又是怎样占据了费锐·洛奇,这些,就无人得知了,哪怕是来给他送药的这个光明牧师,也是毫不知情。
“杰...额,费锐殿下,您的伤势怎么样了?”
看着费锐·洛奇端起那碗鲜红的药剂一饮而尽,这个光明牧师忍不住开口问道,前几天的时候,看着这位大人竟然嘴角带血、满脸苍白地从战场上回来,他着实是吓了一跳——难道这个地方还有谁能伤到这位吗?
“哼,已经无碍了。”
费锐·洛奇随手抹去嘴角的液体,好像是吸完鲜血的恶魔一样可怖,眼神里的狰狞和暴虐简直不像是一位光明信徒能够表现出来的。
“这具身体...实在是太弱了!不然的话,我岂会伤在那三个小崽子的手上,哼,等着吧,等那道法术把那个小崽子的生命力完全耗尽,就是我们突进洛奇王国的时候!”
说着,杰瑞卡手上泛起一阵白色的烈焰,瞬间把他手上的药剂碗吞没,突然间,他的眼神一凝,手上的烈焰忽地朝着门外的一个方向掷去,那位光明牧师也是急忙朝着烈焰飞去的方向望去,却只看到那团白色烈焰爆开的花火。
“......这个感觉,是空间法师吗?”
回头看去,费锐·洛奇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了门外,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自己的火焰落空的地方,阴鸷的眼神若有所思。
“又来了一只讨厌的小老鼠吗?”</content>
本书来自
书书网手机版 m.shushu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