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道君染尘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胡和看到镢已出土。遂沉声道:“徒弟,莫要做声,按为师说的去做!”,胡和为人一贯轻浮,很少以这样严肃的语气说话,王佛药知道非同小可,于是按照胡和指示,脚踏禹步手捏隐身决,口中念道:“月精磅礴,木水苍苍,水归大海,云流高天,敕令!”。
刚做完这些,远远的听到狗吠人喧,一群人疾步跑来,为首的正是常五,他先蹲下看了看桃木镢所钉处,对周围人道:“手脚倒是挺快的,他肯定没有跑远,在周围仔细搜查!”,周围人齐声应了,擎着火把散开。
看到周围无人,常五转向王佛药站立处,笑道:“出来吧老弟,常人看不到你,哥哥我知道你阴魂不散,一直跟着我!”,王佛药暗道糟糕,正要踏步出来,却看到刚才消失不见的胡和缓步走出。
胡和神色阴郁,在月光下脸上似镀了白银一般,毫无生气。常五拱手说道:“莫怪哥哥心狠,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你那份我会烧给你的。不知道你那傻徒弟听到了什么风声,逃得挺快嘛!难道是你报的信?”。
见胡和还是不说话,常五道:“你在这里停留无益,不如早些投胎去吧!这凝神显形也是很耗灵力的。”
只见胡和缓缓举起双手,头顶紫气大盛,并有隐隐雷音传来。常五面色一变,掏出一把黑黢黢的小剑,割破中指含入口中,喷出一股血雾,在这血雾笼罩下,胡和雷音更盛,化出一道紫箭,正中常五左肩,常五吃了一箭并不退却,欺身向前剑斩胡和,胡和犹如纸人一般叠作两段躲过一击,不料常五脚下却喷出红雾,原来是黑狗血,这才是致命的,中了狗血的胡和身体顿时筛子一般千疮百孔,惨白的月光下,说不出的诡异。
常五收了小剑,盘腿坐下。过了片刻周围搜寻的人陆续回来,当然是没找到人,常五自己受了伤,不欲人知,于是草草收兵。等人群离开好久,王佛药才从隐身处走出,胡和已经面目模糊如雾中人,断断续续听得清楚。
原来以前所有的事情,都是常五与胡和的苦肉计,目的是控制乡民的思想,骗取钱财,李财主家的这件事,本意是为了嫁祸王佛药,让他在拔除桃木镢时当场抓获,但是王佛药出发后,常五却在胡和的茶中下毒,一为保密,二为了独吞钱财。
胡和遭暗算后,靠一股真气显形,为王佛药报信,大约也是所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吧”。说完这些话,胡和就渐渐消失不见,不知是否还有机会进入轮回。
王佛药听完后一身冷汗,明白此地不可久留,连夜回家接走母亲,辗转他乡。过了一年有余,方才托人写信告知胡和兄长此事。尔后常五更是声名鹊起,广收门徒,造大庙号雷藏寺,自己也自封“菩提道君”,俨然一方霸主。
这就是胡和侄子告诉我的全部,准确来说这些消息来自于我的祖父,但是为什么我家里没有任何资料记载呢?难道仅仅只是因为我祖父不识字?如果真是这样,确实也证明了科学文化知识是如何的重要,有必要下大力气,加强九年制义务教育的普及工作。

虽然并未解开所有的谜团,但是总的来讲进步是巨大的,不过还是没有弄清楚最根本的,我祖父和渡轮法师的关系是怎么建立的?而且引来了新的疑问,这个常五,到底是何方妖孽,目的仅仅是为了骗取钱财?
回到家后,我给王二胖发了封邮件,叙述了最近这几天的事情。王二胖是我的一个网友,全名叫“飞翔的王二胖”,也热衷于这些稀奇古怪的事情,他的专业是心理学,目前可是一个热门行当,不过他总自嘲分析别人精神问题的人,精神往往有问题。
王二胖历史知识丰富,分析事情条理清晰逻辑严密,所以遇到什么想不通的,我总是在QQ上或者发邮件和他联系。
很快就收到了王二胖的回信,他提了三点,第一,看看能否从《郇都逸闻》中找到别的蛛丝马迹;第二,常五可能和太平军的大部分妖人一样,擅长于催眠;第三,注意常五是如何消失的,是谁促成了他的灭亡,二胖分析认为多半是渡轮法师灭了常五,因为从表现来看,常五明显是个附佛外道,渡轮法师多半出于维护正法目的,消灭了这货。
按照二胖的思路,我又仔细查阅了那本书,并没有发现什么蹊跷之处。无奈之下我又去了一趟新化老头家里,企图从他嘴里再掏出一些东西来,但是老头守口如瓶,当我提到常五,他的嘴很明显抽搐了一下,旋即恢复正常,摇头说没听到。
一计不成我又生一计,跟童话故事里的狐狸一样,我摇头晃脑去贿赂了新化的孙子,俗话说“不怕孙子不收礼,就怕孙子没爱好啊”,哈哈,这小子是个军事迷,我帮他搞到一把伞兵刀,这小子感恩不尽,鸡啄米一样同意把他爷爷的手抄作品给我搞几本,当然我保证决不弄坏,复印一份就归还。
很快的,三本手抄本就到了我的手上,我赶忙去复印了。这三本书其实是一套的,分别叫做《壮思集》、《守拙录》和《明灵续》,旧知识分子确实讲究多,一个日记整这么复杂的名字。
从名字就可以看出来,《壮思集》是做官后期和刚致仕时期的作品,有对朝政隐含的针砭,也有一些诗作;《守拙录》完全是归隐田园的作品,其中逸闻占大多数,一派田园风光,犹如清茶淡而弥香;
《明灵续》则是完全另一种风格,如夜半独行鬼气森森,大白天看得我浑身哆嗦,这不光是因为老头子文笔好,关键是他讲述的事情过于吊诡残忍,也正是这些事情使我全面认识到了20世纪前页,在我们乡村所发生的一场腥风血雨,也驱使我去注意那些来自民间的智慧。
常五自封“菩提真君”之后,权利欲慢慢膨胀起来,不但组织了一支护卫军,而且搜集了若干女弟子,分别封为后宫大将军,时不时召见了亲传功法。
每月初一十五,都要登堂说法,所说之法都号称是正宗大乘,到后来又变换出金刚乘,自谓一生决定成佛,无需多么刻苦修行,一切以“菩提真君”马首是瞻,在其加持下,顺利到达佛国。
**
梵狮子向所有读者大大问好
书书网手机版 m.shushu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