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二章 收网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慕君吾这一睡,足足睡了三天。
当他醒来时,就看到密室内与他相隔一尺之距的花柔,面上的忧虑变为了惊喜:“君吾。”
慕君吾冲她咧嘴笑道:“我醒了”。
“你终于醒了,你都昏睡了三天了,要是再不醒我就要撑不住了。”花柔喜极而泣,一双眼里是掩不住的兴奋与爱意。
慕君吾笑着向花柔伸出了手,但花柔看着他,却摇了摇头:“君吾,我现在不能碰你,我体内的毒你们虽然抽到了临界点之下,但我自身血脉之力不稳,我靠近你们可能会抽吸毒素,也可能会散毒给你们,所以……”
“那……”慕君吾闻言不安关切费力撑身坐了起来:“你要这样继续多久?”
“说不清楚,楚玄说可能十天半个月就好了,不过唐箫已经在赶回来的路上了,他应该有法子帮我稳定血脉。”
慕君吾立时神情略有缓和:“没事的,你一定会没事的。”
“嗯。”花柔冲慕君吾微笑:“我也这么认为的。”
“他们呢?”慕君吾想到了他们两个,此时花柔无奈一笑:“他们都没事,不过,你昏迷不醒根本没办法临朝,太妃不得不让楚玄糊上人皮面具,冒充你。”
“啊?”慕君吾惊讶地一愣后,笑了—自己的这个母妃,真得是办法多啊。
此刻,贴着面具的楚玄冒充的慕君吾坐在王位上,正听着官员议事。
而后堂,袁德妃隔着门听着朝堂上的内容,好帮忙处理政务。
楚玄没当大王前,觉得这个位置很值得向往,第一天上朝时,又忐忑又兴奋,甚至还有点飘。
可是第二天,他就发现这个大王很无趣—听汇报,做回复前一定要谨慎,然后等到从袁德妃这里确定了回复的内容,他第二天还得背的一字不差。
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身为一个大王,整个国土之内相关的鸡毛蒜皮他可能都需要知道,还得正儿八经的批复,也因此他感受到一个大王所背负的承载的远不是他这种平民百姓所能理解的,特别是这里面的许多弯弯绕绕并不是他可以一目了然的。
朝堂上,大臣们在汇报,他竖着耳朵仔细地听,然而此时,一名太监急切地奔进了议事厅,跑了赵富春的跟前,贴耳嘀咕了两句后,赵富春脸色骤然变得难看,看向了他。
楚玄立刻抬手制止面前的官员陈述,冲赵富春道:“何事?”
赵富春贴耳相告,楚玄愣了愣道:“休朝,稍后再议。”
说罢他起身就往后堂走,赵富春跟着他一起离开,百官见状不免惊诧,猜想着发生了什么事,而官员里的彭玕则眯起了眼。\n “出什么事了?”后堂里,袁德妃看向楚玄以及他身后的赵富春,低声道:“为何休朝?”
楚玄转头看向赵富春,赵富春立刻低声道:“太妃娘娘,刚刚收到飞鸽传书,夷州、锦州,大小播州皆被孟军所破占了城。”
袁德妃闻言震惊无比。
此时,一个伺候在后堂角落处的小太监也挑了眉,神情惊诧。
这天夜里,在彭府上的偏院耳房里,彭玕与诚王贴耳嘀咕了几句后,诚王惊讶又激动地盯着他:“你确定?”\n “当然确定。”

“可是三座边城失守这可是大事儿,他怎么今日只字未提?”
“提?他敢吗?”彭玕一脸不屑:“王位尚未坐稳就丢三座边城,损楚国一成疆域,他说出来,岂不是要内乱?”\n 诚王眨眨眼:“所以,这是我们的机会?”
“没错!明日我就把消息给散出去,待到举国上下皆乱之时,便是我带那家伙逼宫之时!”
“然后我再站出来,点破那家伙的身份……”诚王的眼里是压不住的期待。
“届时,您就可以登上王位了。”
小小的耳房里,彭玕与诚王相识一笑,他们忍耐了许久,时机终于到来了!\n 半夜三更,街头上人影都不见一个的时候,诚王披着斗篷从彭府里出来,当他踏着夜色钻入马车,驶离此处后,蒙着脸身着夜行衣的袁德妃从黑暗中走了出来,她看了一眼马车,跃入了彭府。
“哈欠。”马希声坐在床上,睡眼惺忪地打了个哈欠后,看着把他叫醒的彭玕无奈道:“什么事儿啊,这个时候找我……”\n “孟公已攻下夷洲,锦州、大小播州,您复位的机会即将到来。”
“真的?”马希声骤然兴奋:“你不是在逗我吧?”
“臣如何敢欺君?现在是我们好好合计合计的时候了,起来穿衣,我们去见宋先生,务必得商讨出细节来。”
当彭玕带着马希声离开此处后,袁德妃一脸惊色的从黑暗中走出来,她眼珠子转了转,翻墙而出。\n 这天夜里,他们三个在客栈内议事,彭玕和宋志是激动又谨慎,不断地写写画画,马希声则百无聊赖地打着哈欠,看他们商讨一言不发。\n 殊不知,客栈外,贴墙而立着袁德妃,将他们商讨的一切都听了个全儿!
……
一张写满了名字的纸拍在了慕君吾面前的桌上。
慕君吾扫了一眼那纸上的名字,抬眼看向袁德妃:“这都是彭玕的眼?”\n “不,这是孟知祥的眼。”
袁德妃的回答令慕君吾挑眉,一旁的花柔惊讶地凑过来将纸拿过去看了看:“这是……”
“局势不明,觊觎者众,范儿布了个局钓鱼,本是想清干净彭家的眼,却未曾想他居然和孟知祥联手准备夺楚,倒叫我逮住了孟知祥的幕僚,稍稍用点毒就挖出了这些眼来。”
听够了盘算,彭玕带着马希声一撤,她就出手了。\n 宋志无有叛变之意,可架不住毒性控脑,一旦开了口,说一句和说白句结果都是一样,自然什么都给交代了。
“眼好清,觊觎者也好收拾,只是诚王到底都是手足……”慕君吾虽然身为王侯,但他并不是愿意对手足下手的人,否则马希声当初就不会假死而是真亡了。
“不必担心。”袁德妃早有打算:“我能废掉你大哥,也能废掉他,我保证不出三日他就会无心王权。”
慕君吾看了一眼袁德妃后郑重道:“谣言一旦散出去,再是假的也会乱民心,今晚,收网吧!”
“好。”
书书网手机版 m.shushu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