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迪斯晨风的故事

安迪斯晨风的故事
@安迪斯晨风
我刚上班那会儿,单位在荒郊野外,周边除了赶集的时候有个地摊,找不到像样的饭馆,所以只能吃食堂。食堂也很黑,一盘豆芽素焖饼就敢找你要8块钱——现在看可能还行,但十多年前就很贵了。要知道我那时一个月才挣800块钱。
所以我跟同事们早早都学会了自己开火做饭,热个馒头炒个菜,三五块钱就能对付一顿。那时候宿舍小得跟蜗牛壳似的,又不知道买排风机,满屋子都是油烟味儿。
有一年冬天我突然特别想吃火锅。然而众所周知,火锅并不适合一个人吃,更不适合一个单身穷人吃,尤其更不适合一个很穷又特别能吃的人吃。因为火锅需要的材料又多又贵,别的不说,一斤羊肉片就得35块钱。不是矫情,真的吃不起。
后来我就跟刚在网上认识不久的一个女生诉苦。题外说一句,那时候QQ还不会移动,我又不是很喜欢打电话,所以跟人聊一般都是发短信。短信一毛钱一条,为了省钱,常常会把字数塞得满满当当,一条短信说好几件事,就像这样:
你读过《平凡的世界》吗?孙少平艰苦奋斗的精神真的很让人感动啊!今年冬天好冷,你冷不冷?吃顿火锅就好了可是买不起羊肉怎么办?
过了一分钟,她的回复来了:
我给你出个主意吧,你可以做火锅鸡!花十几块钱买一只白条鸡,自己剁成鸡块,然后放到锅里煮,熟了以后用鸡汤想涮什么就涮什么吃,多美。
我怦然心动!虽然白条鸡也不算太便宜,但毕竟还在接受范围内,而我又确实太馋了,太想吃火锅了,就立刻开始谋划盛宴了。赶集的时候,买上一只肥嘟嘟的白条鸡,两三根硬邦邦的大葱,姜蒜,一颗大白菜,土豆白萝卜豆腐皮,虾丸鱼丸黑木耳……
当然后来没有真的这么丰盛,也就是葱姜蒜加土豆白菜而已。我把白条鸡斩碎成块,加葱姜蒜入油锅翻炒,表面略变色后加八角、大料、辣椒等调味料加水,在电磁炉上面架铁锅焖煮两小时,揭开锅盖满屋子都是浓浓的香味。后来我用这锅汤煮了整两天白菜土豆,大饱口福,还好是冬天,放在室外不会坏。
奇怪的是,那个女生听说我真的买了白条鸡做火锅鸡以后就不理我了,过了大概小半个月才发来一条短信,说她们家今天吃火锅鸡,让我来尝尝看跟自己做的有什么不一样。
我也没多想,毅然决然地就买上公交票去了市里,可能是因为我真的很想吃火锅鸡。吃完以后我骑自行车载着她去红旗影院看了一场电影。从那以后,我就常到城里去找她玩,这么过了两年,我们俩就结婚了。
好多年以后,老婆跟我坦白:“那时候我就是随便跟你客气一下,谁知道你还真来啊!”
我:“嘿嘿,这不是馋吗?”
她:“你自己做火锅鸡的时候,怎么不知道跟我客气客气呢?”
我:“嘿嘿,这不是傻吗?”
她:“那天你没邀请我,我觉得可委屈了!”
说到这里她嫣然一笑,又道:“幸好我猜到了,你是真的傻,而不是不喜欢我。”
马伯庸:我替博主解释一下,他的工作单位是在一所监狱,一般不太敢请姑娘去宿舍吃饭。

187



ERR
安迪斯晨风相关新闻
近期小说界新闻
短篇
小说新闻分类
新书
作家圈
书评
推书
电子书
短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