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黑海的行宫(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在古代,如果王妃们都是忠实的,那么攻城战确实需要持续十年。
——法国诗人博纳尔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大家都摆好姿势,我要拍照喽!”一名身着民族盛装的导游站在三脚架相机前,手舞足蹈着说道。
几名来自各国的游客顿时笑容可掬,立在了一片柱廊的废墟前,准备给自己的这趟旅游留下些许影像的记录。
时间正是2013年10月18曰傍晚,土耳其东北边境的吉雷松,一个毗邻黑海的小城,也算是处小小的旅游景点,起伏的丘陵与河谷,绵延粗糙的海岸线,还有郁郁葱葱的樱桃树、榛子树,比起黑海的彼岸,名气极大的,满是温暖阳光的克里木半岛,这儿更有种幽静乡野之美。
就在导游准备按下快门时,他怒了努嘴,看到了游客群中那个始终不太合群守规的年轻男子,那男子大概二十岁左右的年纪,一米七五上下,来自东亚,黑色的眼镜与黑色的头发,灰色的休闲夹克,头发长而不乱,架着副黑框眼镜,标准的大学生的模样。此刻,那男子仿佛没听到导游的合影邀请,正一个人站在一面数十米高的悬崖前,背着所有人,仰首注目着这面山崖,若有所思。
“这位客人,请来合影吧,结束后我们就要登上巴士,去城中的旅馆休息了。”导游虽然不痛快,但还是很客气地上前,走到那男子身边。
出于好奇心,其他的游客也都簇拥到这面悬崖前,它的断面其实是座巨型的雕像,这在小亚细亚是极其常见的景象——安纳托利亚,恰如名土耳其诗人所说的,“这个地区就像匹美丽母马的头颅,自遥远的亚洲疾奔而来,一头扎进了蔚蓝的地中海。”如果把它比作一个手掌的话,手腕就是小亚东部高耸入云的山峰,内弯的大拇指便是陶鲁斯山脉,掌心是起伏不定的高原与盐湖,越往西地势就变得越平缓,是市集乡镇的密集之地,最终各个手指就是各处河流,温柔地伸入爱琴海。亚洲之头,欧陆之腹,无数人或帝国在此留下足迹,赫梯的战车、吕底亚的国君、希腊的哲学家、波斯的皇帝、罗马的鹰旗、拜占庭的僧侣、土耳其的牧民,据十九世纪中期英国皇家地质学会的汉密尔顿爵士宣称——“安纳托利亚,哪怕再小的一块地方,都有古迹的存在。”
见到客人都涌上来了,那导游便看了看这个雕像:一个高大的男子形象,带着伸着如蝎鳌般的王冠,满身戎装,手中持着一根奇形怪状的权杖,脚下是有意缩小化处理的士兵群体浮雕,或骑马,或持矛携弓,列着队形,往那男子权杖所指方向冲锋着……整座雕塑,给人种皇者的威严与压迫感。
“哦,大伙儿注意,这便是传说中亚历山大的浮雕了。”那表情丰富的导游,又顺便开始手舞足蹈地讲解起来。
“不,这根本不是亚历山大的浮雕。”那年轻男子回头否决了导游,这让对方极其难堪,但还没等对方辩解,这男子推了下鼻梁的眼镜,一副骄傲的表情,用流利的土耳其语连珠砲地说着:“现存于世的亚历山大大帝的雕像,都是没有胡须的年轻人的形象,这雕塑的主人却满是扎成辫子的胡须,标准的印欧人模样——但他的铠甲,包括士兵浮雕的戎装武器,却都是希腊科林斯式样与波斯式样的混合——你们再看他的权杖!”

所有的游客都被那男子的话语吸引了,不由自主随着他的手指方向望去,这让导游更加难堪了,“这权杖顶端,是个太阳,上面还有铭文——米特拉,米特拉,对的,是波斯太阳神的名字,这是米特拉也就是神之后裔,才能拥有的权杖。所以,这浮雕的主人是——”
那男子吐了口气,停顿了下,然后一字一顿地说:“是纪元前一世纪,黑海的[***]君主,罗马共和国的劲敌,自称波斯大流士的后裔,希腊本都国的领袖,米特拉达梯六世!”
接下来,他继续快速地说着:“没错,吉雷松,古希腊人称呼此地叫卡拉比,意思是樱桃树盛开的山岭,罗马人称呼为神之友城,意思是此地到处是神庙。本都王米特拉达梯把此处改建成了他的行宫,大家脚下所在的地方,原本是广大的宫殿、猎苑与营塞……”
游客们在这兴奋的男子前,却陷于了停顿,这些人哪怕是国内游客,认知也就局限于压力山大、居鲁士等寥寥,米特拉达梯是什么人?他们很快意兴阑珊,其中一个胖妇女举手,对导游说,“是否可以下山,去旅馆用餐了?”
这下,轮到导游冲着男子嘲讽似的笑了笑,问:“客人是来考古的?”
那男子大学生用手捋了下头发,宠辱不惊的样子,说:“我是X大学的中国学生,名叫李必达,主修的是语言学专业。”
那导游耸耸肩,拍了拍巴掌,转身对其他游客说到:“我们先去大巴那里上车集合,也许李先生要在此地多逗留五分钟,与什么米特拉继续交流一下。”周围的游客讪笑了几下,纷纷离开了山崖。
只留下李必达一个人,还在原地徜徉,晚风徐来,夕阳之光慢慢布满到这片山谷之中,残缺的柱墩、浮雕镀上了金色,空气里充满了薄凉的味道。这会儿,李必达发现突然米特拉达梯的巨雕,手持的太阳神权杖,顶端的太阳标志,似乎并非普通石头刻就,反射着夕阳,闪出极其耀眼的光芒,光芒汇聚成发散的光柱,让李必达无法睁开眼睛,很快这光芒走到了李必达的身上,把他笼罩了起来,还没来得及惊讶,他的身躯便化为了亿万颗粒子,飘散无影!
五分钟后,不耐烦的导游咕噜着,走到李必达刚才所站的山崖之下,然后惊愕莫名,张大了嘴巴。
山崖下,李必达已经无影无踪了,连根毛发都没有了,方圆数里无迹可寻,只剩下一摊衣服、裤子、腕表,那导游颤抖着,用手在那堆衣物里摸了摸,只捡起了一副眼镜,黑色镜框的——暮色的阴影渐渐盖住了峡谷,周围充满了说不清的诡异。
数曰后,李必达,成为了每年在小亚细亚失踪的五千多名旅客名单上其中的一名。;
书书网手机版 m.shushu8.com